这些人不明白没什么,罗碧心里明白就行,她一心二用,回头望了眼挂着一串人艰难盘旋的鵟鸟兽,没飞高,但飞远了一些。

朱兴葆人小,又是觉醒废,距离远了只怕不好攻击。

罗碧沉不住气了,不等大大的奶瓶灌满水,就摆手:“葆儿,行了,别等灌满水了,来不及了,赶紧把奶瓶弄上来,拧上盖攻击,鵟鸟兽都飞远了。”

罗碧夸大说辞,虚张声势,事实上,鵟鸟兽挂了一串人根本就飞不远,确切的说,原地打转最贴切。

罗碧神色急切,朱兴葆慌了,手中的小型璧翡剑一戳,灌了大半瓶河水的奶瓶被戳出了水面。因为动作太急,奶瓶一晃荡,洒出来一波水。

此时,负责拧瓶奶盖的何炜庭莫名很紧张,奶瓶变阵器,他的态度也变了,眼疾手快控制着藤蔓将奶瓶盖扣上。

转圈,转圈,拧紧了,何炜庭松了口气:“好了。”

何炜庭话音刚落,众人齐刷刷看向罗碧怀里的朱兴葆,阵器开启了,河水也灌了大半瓶子,怎么使用?大家都想知道。

罗碧也看着朱兴葆,心里紧张的不行,奶瓶阵器的正确使用方法她目前没头绪,刚才一急教给朱兴葆的攻击方法是否适用,还真不好说。

临到跟前,说什么都多余,当下就看小家伙朱兴葆的了。

这会儿小孩小脸表情严肃,小型璧翡剑不用了,仔细想了一下罗碧教他的,小手指头对着空中的奶瓶戳戳戳,画圈圈。

“咳,咳······。”小孩动作太萌了,有人憋笑,呛着了。

半丸子头美女室内意境写真

罗碧和白彦瞥他一眼,收回视线。

接下来,只见朱兴葆小家伙隔空对着大奶瓶拍了两巴掌,就小孩这两巴掌拍出去,在河面上悬空的奶瓶突然“嗖”的一下就飞出去了。

其目标?

白彦:“······!!!”

卫鵟张了张嘴:“???”

何炜庭眼眸睁大:“······。”

另外两支结束战斗的大型狩猎队队员,仰头惊呆:“???”

灌了大半瓶水的奶瓶是冲着鵟鸟兽的嘴去的,管它张不张嘴,硬塞。可怜鵟鸟兽一族,称霸天空上万年,硬生生被奶嘴子给撬开了嘴。

然后,鸟嘴堵了。

鵟鸟兽是战力强悍的空中霸主又怎么样?奶瓶还是阵器呢,小孩专用,顶级的。

奶瓶握拳,使足了劲往鸟嘴里拱,揍丫的。

别忘了,奶瓶是阵器,还灌了大半瓶子河水,奶嘴都把鵟鸟兽的嘴堵了,还客气啥?此时,形势比鸟强,由不得鵟鸟兽喝不喝,想喝也得喝,不想喝也得喝。

奶瓶阵器就是对付带翅子的,强硬猛灌。

就在这时,极为好笑的一幕出现了,朱兴葆小家伙对奶瓶的灌水力度不满意,对着奶瓶方向张开小嘴,“叭叭叭”亲了三下。

然后,奶瓶阵器战力加持,死命的给鵟鸟兽灌水。

这通猛灌鵟鸟兽哪受得了,它本来就不渴,爪子上还挂了一串人,咕咚咕咚喝了个水饱,撑也能把它给撑死了。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