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最快更新一胎双宝:总裁大人夜夜欢最新章节!

“干什么?”夏婉茹很不理解,为何要主动道歉。

在她的心里,这件事根本不严重,不过是掐了掐,要是慕少凌真的追究起来,大不了打官司,他们也不是请不起有名的律师。

“闭嘴!”唐严峻觉得脸上无光,原本还想着跟慕家结个关系也挺好的,没想到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自己的女儿策划的,他这个做父亲的,到最后还被她摆布利用了!

夏婉茹见他的脸色很难看,本想表达不满,但还是硬生生的忍住了,她瞪了慕少凌一眼,站起来拉住了麦香的手,“走,我们走。”

“妈……”麦香不想走,但是场面如此难堪,她不走不行。

“还嫌不够丢人吗?”唐严峻也是想离开的意思,他脸上的光都被她丢光了,狠狠地瞪着她。

给人下药拍照,污蔑对方,什么家的女孩子能做成这样的!简直就是丢人!

而且,如果慕少凌没有夸大说法的话,那个药还来路不明。

被狠狠地瞪了一眼,麦香不情不愿的站起来,眼泪依旧流个不停,她这般的楚楚可怜,却唤不醒慕少凌的同情,这几个月的努力部白费,她有些不甘心。

夏婉茹直接拉着女儿离开,唐严峻朝着慕少凌再说了一句“抱歉”后,也跟着妻女离开。

他们走到大门口的时候,慕少凌又缓缓开口,“唐小姐,还是好好想想,那个药到底是怎么来的,警察已经对这个药开展了专案组,准备重点调查。”

日系森女唯美户外写真套图

他服用的这个药没什么后遗症,但怎么说也是迷药,而且还是一种新型的迷药,警察局知道了,不可能不管。

麦香感觉头顶一阵霹雳,若是警察真的调查到她的身上,这恐怕很是麻烦。

纵使心里有千万个不甘愿,麦香立刻加快了离开的脚步。

慕老爷子见这场闹剧终于结束,松了一口气,看了一眼孙子,忍不住责怪道:“有这么一份报告怎么不早点拿出来?”

“报告昨天才出来。”慕少凌说道。

慕老爷子又好奇问道:“那说的那些都是真的?”

“嗯。”慕少凌一把将湛白抱起来,放到地上,摸了摸他的头,问道:“现在放心了吧?”

知道爸爸没有做出对不起妈妈的事情,湛白自然放心,点了点头,竖起大拇指说道:“爸爸真棒!”

慕少凌摸了摸他的头,若他真的棒,就不会给麦香趁虚而入弄了这么一场。

他站起来,拉着儿子的手,说道:“走吧,上楼做作业。”

“好的爸爸。”湛白乖巧地点了点头,父子两人一同上楼。

慕老爷子依旧坐在沙发上,看着那份黑色的文件夹若有所思。

麦香不过是一个女人,唐家也是正正经经的商户人家,没听说过他们跟什么黑社会有关系,为什么她能弄到这种迷药?

经过这件事,慕老爷子对麦香是更加的不满。

此前,他对麦香的印象还算不错,甚至想过,若是慕少凌哪天放弃了阮白,麦香也是一个好的选择,但是此时此刻,他对她的好感一下子降到零度。

这么一个心机的女人,不适合做慕家的女主人,一个蔡秀芬加张娅莉已经让他够头疼了,这么对比起来,慕家的女主人,还是阮白比较合适。

唐严峻开着车回到暂住的酒店,刚走进卧室,他大手一挥,一巴掌落在了麦香的脸上。

“啊!”麦香一声惨叫,捂住了脸,他的这巴掌没有留情,她的脸瞬间红肿起来。

“干什么,疯了吗?打孩子干嘛?”夏婉茹一阵心疼,她本来就是自己最小的女儿,所以也是最偏爱的一个孩子。

“说我打她干嘛,这么多年我费劲心思去培养她,到头来她做了什么糊涂事?”唐严峻胸膛起起伏伏,因为生气,看脸色涨红。

“就是一件小事,至于这样吗?反正我们跟慕家也没来往,这件事没闹大,以后也没人知道,干嘛这么大反应?”夏婉茹心疼地看着女儿,看到她眼眶通红的模样,心里更是像被抽丝那样疼着。

她双手覆上去,低声说道:“让我看看。”

“妈妈。”麦香心里一阵怨恨,哭哭啼啼地放开手,半张脸肿的老高。

“真的疯了,孩子就算有不对也不是这样教育的!”夏婉茹看见她的来脸肿成这样,立刻转过身,把她护在身后,瞪着自己的丈夫。

“她做的错事算小吗?若是慕少凌计较起来,我们唐家的面子就被她一个人给丢完了!”唐严峻气得不轻,因为知道慈母多败儿,他在麦香小的时候就送往国外,要的就是锻炼她独立的能力。

可是这读书回来,整个人看着是好了,但是心底却是变坏了。

唐严峻更是恼火。

夏婉茹知道这当中的道理,她说道:“慕家不是没追究吗?就算这件事闹开了,也不至于动手打孩子,她也是爱那个慕少凌才这么做的,懂得人自然懂。”

她年轻的时候,不也是靠着一点小手段,才把唐严峻给勾引到。

“而且大家都知道,慕少凌是怎么来的,她母亲都是那样的人,要是他敢公开这件事,我就把他母亲当年不要脸的事情给公开了!”夏婉茹脸色阴历说道。

看着妻子护女儿护到要变成糊涂的程度,唐严峻一阵失望。

“还是没弄清楚事情的重要性!”他犀利的目光落在麦香脸上,见那红肿也没有丝毫的愧疚,“唐麦香,老实告诉我,那些迷药是怎么得到的!”

“爸爸,我不知道什么迷药,我到的时候,少凌哥哥就趴在吧台上了。”麦香死不承认。

唐严峻露出失望的目光,“对着我也不肯说实话吗?”

“爸爸,我说的都是真的!”麦香一阵慌乱,唐严峻不是好糊弄的人,所以她不敢随意糊弄,也不敢说出真相。

“那些药是不是跟合作的制药公司给的?”唐严峻想起之前她说服自己投资制药公司的事情。

“那是正经的制药公司,怎么可能有那些迷药?”麦香哭哭啼啼的否认。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