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今次让魏家老爷子感到疑惑的是,为何一个来自县城的小小人物,能够引得自己这个长孙子如此好奇在意。

当即老爷子开口询问道:“德明,说的那个家伙,有什么魅力,居然让对他如此专注,想要投资花费资金去给他捧场。在我的印象中,好像从来都是看不起任何人,怎么今次却是大有转变?”

魏德明连忙开口说道:“爷爷,这个家伙真的很有本事。若是看不起县城的那些小企业,那应该知道省城,位居我们四大家族之后的陆氏娱乐公司吧?”

魏忠奎一愣说道:“说的可是陆少华那个小子?整天带着一群男男女女四处蹦跶,就是一群卖弄风姿的人,对社会有什么贡献?凭借一群长得有姿色的人,就是巧赚钱,没有什么真本事。不过不得不说,这个小子确实有能耐,居然凭借这点生意跻身成为全省排名第五的事业,到是我让我小瞧他了。”

魏德明连忙说道:“对,就是陆少华那家伙。他凭借一手强有力的资源,尤其是国民女神白雨露,一举推举他的娱乐公司变得红火。就连他也在我那朋友服装公司开业饿的时候,第一个跑去送贺礼,并且给整个娱乐公司,定制了两套高档服饰,据说一款毛呢大衣一款羽绒服,每件都价值千元。”

魏忠奎依旧摇头说道:“哼,那小子巴结他,和我们有什么关系。这并不能表明可以打动我的念想,如果真的想让我点头批准花钱结交朋友的话,还需要更有说服力的借口。”

“爷爷,如果我告诉说,我们省城四大家族陈家,就是被我那个朋友给搞垮的。而且之前一直询问的魏远征,也是在输给我那朋友后才走的,不知道是否愿意同意我花这笔钱,去结交这么一个朋友?”

此刻,魏德明说完之后,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的爷爷,似乎等着看自己爷爷那一脸吃惊的样子。

果然,正如魏德明所言。就在自己话音一落,魏忠奎整个人呆住了,不光是自己爷爷,就连在场的其他几人,也被自己刚才那番话所惊讶了。任谁也没有想到,搞垮陈家服装业和赶走老爷子贴身保镖的人,居然会是一个人。

只见魏忠奎望着魏德明,一脸认真地开口询问道:“德明,刚才说的都是同一个人?这一切都是口中所谓的那个朋友做的?他是谁?叫什么名字?”

魏德明开口说道:“爷爷,他叫做白天羽。家是弯月市的,最初是一名医生,因为有些事来我们中州市。结果不小心陈家那小子惹到了他,他就留在中州市和陈家杠上了,一连发生许多事,最后硬是将陈家服装业给折损。”

“陈家老爷子瘫痪,陈耀光变成傻子,陈梁栋也因为各种原因导致抓狂,迷失心智杀了自己的老婆,被警抓住判了个无期徒刑。陈氏董事会的人,为了减少损失,将一直赔钱的服装部给出售,被我那个朋友收购,和自己的服装品牌整合,现在已经正式开业。”

阳光下柔美多娇的清纯美女

魏德明的讲述,再次让魏老爷子惊讶了。自己只是偶尔听闻陈家的事,只是没有想到这之间居然会这么复杂。

就在魏老爷子深思的时候,魏德明继续开口说道:“而且爷爷,我这个朋友我感觉他的身份不简单,好像很特殊。”

魏忠奎好奇问道:“哦,说他身份不简单?那如何个不简单法?”

魏德明连忙解说道:“当时魏远征在和我那朋友发生争执的时候,结果竟然输给了白天羽。后来这时候出现了一个京城的神秘人物,他在给白天羽说了一番好话后,白天羽才没有继续追魏远征的事。到是那个京城神秘人物直接令人把陈耀光给带走了,听说是送到京城接受审讯。”

“后来这件事我也求证过,当时因为这件事,陈家上下可是急坏了。整个全省找遍人,也无法帮忙从京城那里捞人出来。而抓走陈耀光的那个人,居然能够给白天羽说好话,足矣可见这个白天羽身份绝对非同一般。我相信未来的某一天,白天羽的事业肯定超过我们京城四大家,成为省城之首。”

听着魏德明的话,其堂二弟魏德亮当即不削地说道:“哼,简直是笑话。只不过是碰巧遇到了一个京城里的人,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我们魏家实力雄厚,谁不认识京城几个人,谁没有在京城有几个朋友,有必要这么夸张吗?”

老三魏德光也嘲笑说道:“就是,听说认识几个京城的人,就激动成这样。说出去岂不是让人笑话我魏家,弄的我魏家好像是刘姥姥进大观园似的。”

看到两个侄子总喜欢在这种场合欺负自己的儿子,现任魏家董事长魏振兴终于忍不住皱起眉头,微微怒道:“好了,们几个不要在争吵了。毕竟们可是堂兄弟,如果们这样的争吵,兄弟不和睦的话,让外界的人知道话,才会真正的嘲笑我们。”

有魏振兴开口,果然魏德亮和魏德光两堂兄弟不敢在吭声了。

随着一家人安静下来,只见魏老爷子对着魏德明缓缓开口说道:“德明啊——”

魏德明一愣,连忙对着自己爷爷说道:“唉,爷爷,说。”

只听魏忠奎开口说道:“在过两天就是爷爷我的大寿了,既然说那个白天羽是朋友,而且他有这么厉害。那不如就请他来参加爷爷我的寿宴,也好让我见识见识这个朋友,到底长有什么三头六臂。如果他真的有些能耐,让我刮目相看的话,那我会考虑刚才所说的想法,不知道意下如何。”

魏德明听后,不由得愣住道:“这——”

看着魏德明犹豫,魏老爷子不由得皱着眉头说道:“怎么?难道这有什么困难的吗?还是说,这个朋友是假的,所以请不来。又或者,们根本就不算是朋友。”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