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家的气氛很不好,很沉默。

尤其是二哥和魏来姐姐回去魏来姐姐的公寓之后,整个家里就十分的沉默。

顾萧墨除了吃饭的时间会下楼来之外,其余的时间都在房间里。

风卿阅也是如此。

而老四风以寒更是如此。

顾好都要被孩子们制造出来的这种沉闷的气息给憋坏了。

这哪里是年纪轻轻的小孩啊,简直就是失恋阵营。

看看老大,再看看老三,老四,五一不都是如此,每个人都跟掉了魂一样。

本来以为小四这样子很正常,毕竟小姑娘敏感一些,没想到老三回来也是这样了。

顾好真是奇怪极了。

自己的这个小儿子一直都是少年老成,十分的稳重,怎么最近一张脸冷得那么可怕呢?

难道小儿子也失恋了吗?

路边的绝美少女让人留恋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呀?

晚上的时候,顾好跟风熠宸偷偷的说:“你有没有发现咱们的小儿子最近也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

“还好吧。”风熠宸笑了笑。“你是不是太敏感了?我看着挺好的。”

其实,敏锐的风熠宸早就发现了风卿阅的情况,只是不想怀孕本来就很辛苦的老婆更担心,所以才会不承认,还去安慰妻子。

“你是不是木纳啊?”顾好横了他一眼,“还有啊,星光有下落了吗?”

“有消息了。”风熠宸道:“她挺好的,不用担心。”

“能好吗?”顾好再度横了丈夫一眼。“你不要为了安慰我而总是隐瞒我。”

“我不是隐瞒你啊,我说的都是真的,星光看起来气色很好啊。”风熠宸道。

“那她人在哪里?”顾好一听,立刻就惊喜的问道:“你什么时候找到的人?怎么现在才告诉我?”

“刚刚得到的消息。”风熠宸说着拿出来手机给妻子看。“这不是嘛,五分钟之前来的消息,说是刚找到她的踪迹,整个人的状态还不错。”

那上面还附加了一张照片,拍的很清晰,一眼看上去,陈星光整个人气色还可以。

她好像完沉静了下来,身上的气质已经不像之前那样着急了,整个人看起来十分的沉稳。

只是一张照片而已,并没有完看到陈星光生活的状态,顾好还是不免担心了起来。“这毕竟只是一张照片,也许恰好拍到了她刚好气色不错的一面,到底生活的怎么样我们都不清楚。”

“老婆。”风熠宸认真的看着妻子,开口道:“你要知道,现在的生活其实是陈星光自己一个人的选择。我们能够做到的也只是确定这姑娘生活的还可以。至于怎么去干涉,我觉得不应该去做。

毕竟那是孩子们的生活,是他们自己的选择,我想我们应该给予他们最充分的尊重。”

“我明白你说的意思。”顾好点点头。“只是,她现在连学业都不要了啊,就这样一个人漂泊在外,总是有一些担心,我是怕她太过于冲动了,以后会后悔自己的选择。”

“如果是那样的话,那也是他该付出的代价。”风熠宸沉声的开口道:“她已经二十多岁了,完有行为能力,他也应该知道自己的选择,对未来有怎样的影响?而且,她如果自己不能够想清楚的话,我们任何人都帮不了她。”

“话虽然是这样说,可是,星光还是很可怜啊。”顾好道:“要不你去见见这孩子,问问她到底怎么想的,我觉得学业还是应该继续。”

风熠宸自然很清楚妻子对于学业有怎样的遗憾,毕竟当年妻子因为生孩子而错过了很多,学业没有办法继续下去,受了那么多年的苦,很不容易。

这应该是妻子耿耿于怀的事情。

现在提起来,风熠宸非常的明白,妻子是对陈星光有恻隐之心的。

他看看妻子,叹息道:“好,我走一趟看能不能把她接回来。”

顾好一愣,瞬间惊喜不已,她一把抱住了风熠宸,在他脸上亲了一下。

欣喜的表情是那样的明显:“老公,谢谢你。”

风熠宸也是愣住了。

没想到会收获这样的福利,他一个情动,往前一凑,索要了一个深深的吻。

顾好被他弄的有点不舒服,挣扎了下,风熠宸立刻停下来了。

他知道妻子现在怀孕,不能太冲动。

他调整了自己的情绪,深呼吸压制住了涌动起来的冲动。“这两天我就去,不过能不能接回来还要看她什么想法,但是我保证必须跟她见一面。”

“能不能回来我们还是尊重陈星光的选择。”顾好道:“不过你出面的话我觉得星光那孩子可能会不好意思。”

“在爱情和面子跟前,如果她选择面子的话。”风熠宸眉头皱了皱。“我觉得陈星光并不是那么爱我们的儿子。”

顾好虽然没有反驳,但是也很清楚丈夫的意思。

如果面子更重要的话,那爱情就被摆在了后面。

她点点头。

风熠宸再度道:“其实我觉得如果她是一个聪明的孩子,又懂得反思自己的话,应该主动迈出来一步。”

“你觉得她应该主动回来吗?”顾好抬头看向丈夫。

“就算不主动回到风家来,也应该主动回到学校里去,她是个学生,爱情不能有始有终,学业不能有始有终,她这一生,什么能够有始有终呢?”风熠宸深深的凝视着妻子:“坦白说,我对陈星光是非常失望的。”

“可是造成这一切结果的原因是儿子。”顾好就事论事的道:“是萧墨的错啊。”

“所以我才会说陈星光根本就不适合萧墨。”风熠宸再度旧事重提:“从一开始的时候我就觉得不合适。”

顾好也是说不出来什么,两个人到底合适不合适,谁又说得清呢?

顾好垂下眸子,手搁在桌上,支撑着自己坐下来,对丈夫道:“不管怎样,你去见一见星光,我们是长辈总要拿出一点态度来。”

“我知道。”

夫妻两个人达成了协议并没有声张。

除夕的晚上,吃年夜饭的时候,风熠宸并没有在家里。

家人都围坐在餐桌前,独独没有见到风熠宸。

顾萧墨也有一些意外,看向母亲,问了句:“妈咪,我爸呢?”

“你爸爸有事。”顾好淡淡的开口,并没有因为丈夫不在而情绪不好。“年夜饭你爸爸不会回来吃了,我们开始吧。”

“这么重要的时刻,爸爸都不会回来吗?”睿熙也有点吃惊。

他今天回来吃饭了,魏来也回去她家了。

风卿阅也是很担心,这还是第一次,爸爸没有出现在年夜饭的餐桌上呢。

有什么重要的事情到现在还在处理呢?

难道是公司危机吗?

风以寒也是担心的看向母亲。

“妈咪,我打个电话问一下爸爸吧?”风以寒开口道。

“不用了,你爸爸忙完了自然会回来的。”顾好再度开口道:“你们吃你们的饭,不用去操心你爸爸的事情。”

“可是爸爸还是第一次没有在家吃年夜饭呢。”风以寒再度开口道。“爸爸到底去处理什么事情了呢?就这么重要吗?非得大过年的在外面处理。”

“确实很重要的事情。”顾好抬起头来,环顾了一下孩子们,这才道:“你们每个人都好好的,别让我们太操心。”

这话说的,让大家都是心里一紧。

顾萧墨何等聪明,一下就听出来母亲话里的意思。

难道父亲没有在家里吃年夜饭与自己有关系吗?

如果是跟自己有关系的话,那这个时间不在家里吃饭,父亲会在哪里呢?

星光?

顾萧墨的脑海里再度浮现出来了星光的身影,心里一紧。

最重要的事情应该是父亲去找陈星光了。

顾萧墨呼吸凝滞,那一瞬间,他心里就很疼。

他拿出电话,给父亲打了个电话。

接到儿子电话的风熠宸,此时确实是在去见陈星光的路上,这丫头去了另外一个城市。

风熠宸驱车去的,要开四个小时的车子,才能到达。

此时,他还在路上。

接到顾萧墨的电话,他心里有点担心,到儿子已经知道了自己此行的目的吗?

不过,风熠宸还是不动声色的接起来电话,对着电话道:“萧墨,什么事?”

“大过年的你不回来吃饭,到底去了哪儿?”顾萧墨开口道。

“我在处理公司的事情。”风熠宸道。

“公司的事情就这么重要吗?”顾萧墨一下就听出来父亲根本就是在撒谎。

“当然,如果不重要的话,怎么养活你们几个?”风熠宸情绪没有任何的波动,淡淡的开口道。

“别找借口了。”顾萧墨对着电话道:“如果你现在是去找陈星光的话,大可不必。”

听得到这话,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了顾萧墨。

顾好也是一愣,心里咯噔一下子,这小子,还是那么聪明,知道风熠宸年夜饭不在家里吃,一定是去找陈星光了。

一个父亲,为了儿子的幸福,大过年的奔波不过年,也是为了儿子。

这自然会让儿子感到心里歉意和愧疚。

风熠宸道:“你的事情我才懒得管。”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