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死,这绝对不可能。”

一道浑厚的声音在顷刻间传荡而出,让这片大地内无数人所听到。

绝世威压伴随着这声音的出现而降临此地,使得整个不灭皇朝内无数强者所惊颤,便是那另一片大地中站着的属于星空猎杀殿的诸多猎杀者,一个个也都是眼眸闪烁,露出了忌惮之色。

事实上,对于他们星空猎杀殿而言,这世间值得放入眼中的势力并不多,类似不灭神朝这种刚刚成立不过几年的势力,理应是如同蝼蚁一样不堪一击。要知道,无数类似那种渡过多个大时代的宗门、种族都是要在星空猎杀殿的威风下瑟瑟发抖,但这不灭神朝却是例外,除了其中所存在的无数顶级高手之外,最主要的就是因为一个人,就是神帝。

此时震怒的自然便是这不灭神朝的无上神帝,大殿被开启了,只看到一尊约莫三十岁上下的男子踏步而出,右手中央撑着一尊紫色大印,身穿一道紫金战袍,在踏出大殿的随后就一步登天,以惊人的速度接近前方战场。

整个战场之内,四大战旗同时破空飞出,围绕着左尘的本尊身躯开始旋转起来。

有一股莫大的气机在卷动,正是属于四大战旗,可这一股气机如今却很诡异,似乎并不是再和之前一样镇压着左尘,反倒是似乎被左尘所驾驭、掌控一样。

“左尘,找死。”一个冷漠的声音从远方天穹中传过来。

左尘仰首望天,便是看到一个熟悉的面孔出现在前方,正在急速接近此地。

“神帝?”左尘眯起了眼眸。

此时出现的骇然就是当初在神域之中所见到过的神帝,只不过当时的神帝刚刚出世,气息远远没有现在这般强大,而且当时看起来大约是四十多岁的样子,但现在看起来分明是刚刚达到了三十岁左右。

神帝来到前方天穹中央,他手中那一尊紫色的大印直接就震落了下来,大印在半途中变得巨大无比,如同真的变成了一座九天山峦,高不可攀,无法撼动。

清纯美女思恋回忆在秋季

“破!”

左尘凝视着上方的那一座大印,直接吐出一个字。

只看到他遥遥一指点出,四大不朽战旗就同时爆发出滚滚能量,汇聚在了上方中央,旗帜展开,将那一道降落下来的紫色大印抵挡在上方。

砰!!!

惊世般的力量从四大不朽战旗之中激发,直接暴动。

那紫色的大印就被震飞了出去,直接轰出天穹之外消失不见。便是前方那强势前来此地的神帝,都是隐隐闷哼一声,看向左尘的目光更加愤怒了。

“帝王印?似乎比当初强大了不少,可惜似乎没有用啊,打不穿不朽战旗。”左尘脸上露出了笑容,显得很平静。

然而就是他这种平静,才让眼前的神帝更加惊怒交加。

看到这一幕,今天汇聚在这片大地中的无数高手都已经明白了一点,那就是这不朽战旗已经被左尘所掌控了。想到这一点的同时,类似之前那个准备看戏的不灭神朝老人一脸的惊骇与忌惮,同时还有无尽的悔意。

他似乎有些明白,为何星空猎杀者在出现之后要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看着左尘之前已经很凄惨了,都要继续出手,镇杀左尘了。

原本看着已经必死的左尘,已经是重伤垂危了,但却在顷刻间爆发,甚至于将这四大不朽战旗所驾驭了起来,没有人能够解释这一幕为何会出现。也没有人想明白为何连堂堂神帝都无法彻底炼化,只能暂时驾驭和掌控的不朽战旗,却被左尘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所炼化成功了,尽管那等过程看起来似乎的确是有些凄惨,但结局毕竟是左尘已经将不朽战旗所驾驭了起来。

这是上古神物,或者说是逆天之物,能够驾驭不朽战旗,左尘的战力将会大大增强。

此时已经初显端倪,战旗爆发,竟然将神帝的帝王印都震飞了出去。要知道,左尘现在的境界和神帝差距大到不可思议,本应该是根本不是神帝的对手。

“左尘,无缘无故进攻我真武教,今日又夺取不朽战旗,这是什么意思?”神帝的眼眸深处掠过一抹愤怒与忌惮,在此时说道。

“无缘无故吗?”左尘看了神帝一眼:“争着眼睛放屁的本事,我只服们不灭神朝的人。”

“将不朽战旗还给我,我们两清,从此以后我不灭神朝不但是能够与真武教和平共处,而且还能够共进退,这未来天地变化更加混乱,我们不灭神朝和真武教若是站在同样的阵营之中,那么必然能够轻松自如地应对很多事情。

“不可能!”左尘很干脆,只有三个字。

先不说这不朽战旗乃是不久之前不灭神朝用来对付自己真武教,乃至对付自己的顶级武器,就算是没有这一点原因,到手的好处怎么可能还回去?

原本左尘想要将这不朽战旗炼化之后,再融入十方天剑里面。但是随着之前不朽战旗所代表的那一股意志与十方天剑的意志相互碰撞,让左尘改变了这般想法。

这不朽战旗绝对是一件逆天的武器,这种能够镇压一方的武器,事实上反而要比什么刀剑之类的更加珍贵,如果说直接将这不朽战旗给炼化掉的话,实在是有些浪费。

这战旗,在接下来的征战中将会拥有非凡的效果,如果能够运用得当,那么将能够镇压无数高手,如果自己亲自催动的话,天武境强者都能被不朽战旗所压制。

就算是要炼化,也不应该是现在,而是在最后时刻炼化,需要再积累诸多的材料等等,到时候彻头彻尾地将十方天剑祭炼一番。

上方虚空中,那神帝再一次驾驭着帝王印镇压下来,他的帝王印很不简单,同样乃是一件逆天之物,虽然说刚刚被震开,但分明却没有受到什么损伤,在此时神帝的催动下反而更加强势。

双方碰撞十几次,而后大地中央左尘的身躯在颤抖,他虽然借助不朽战旗能够在这一刻和神帝对抗,但太过被动了,想要反击根本做不到,而且最主要的是依靠着战旗本身的力量。

这样依靠着一件外物而与神帝一战,终究不是什么好的办法,说白了就是自己和神帝之间的差距太大,因而无法给予对方致命的攻击。

“天武境,全部出来一战!”

左尘在此时沟通十方天剑内部,开始召唤太阳王、地藏王他们等人。

在今天自己所带来的诸多高手中,达到天武境六重天的就有两位,便是太阳王与地藏王,这两位之中的任何一人倒是足以与神帝一战。

不灭神朝除却神帝之外,达到天武境六重天的高手应该没有,即便是还存在着那种可怕的高手,自己还有杀手锏,那就是如今投靠了自己的几大战神,类似于空间战神、黄金古神等等都可出战,凭借他们身经百战的战斗经验,不见得会被压制。

当然,在那片大地远处还有星空猎杀者,上百位星空猎杀者一个比一个可怕,但虽然都恐怖无比,毕竟不全都是天武境的高手,在左尘眼中也不算什么,至少拥有很大的胜算。

一道又一道的身影出现在了这片大地中,太阳王第一个出手,直接杀向了神帝。

这时,地藏王冷笑,冲着前方另外一尊不灭神朝的老人杀过去,凭借地藏王的实力他能够感觉到这老人是仅次于神帝的存在,隐藏的很深,表面上看起来不过是区区天武境三重天,但事实上已经达到了天武境五重天,距离六重天也就只有一步之遥,或者说仅仅半步之遥而已。

后方,葬神、劫、小姑他们纷纷出现,同样都是杀向前方。

左尘本是希望在这一战中将真武教的弟子磨砺一番,让他们经历凶险死战,在战斗中蜕变,不过现在看来那样不行了,因为有星空猎杀者在暗中潜伏着,明面上的上百位高手,暗中还有那么一些在隐藏,在战斗中进行刺杀,凭借真武教一些弟子现在的实力根本就是在送死,而不会有任何的磨练效果。

唯有天武境直接对抗,可以无视大部分底层的强者,若是能够将这神帝之类的不灭神朝最高层斩杀那么几个,这一战的结果就已经注定了。

“杀!”

左尘在随后口吐杀音,同样是一道剑气轰入前方。

他盯上了一个徘徊在前方大地中的星空猎杀者,在左尘的感应中这尊星空猎杀者非常可怕,怕是已经能够列入天武境五重天的高手之列,几乎要达到地阶天武境的巅峰了。与之一战,压力无法想象,但却能够让人蜕变。

星空猎杀者的可怕就在于那层出不觉的杀戮手段,对于生死的掌控,对于战斗的无数经验,与这样的高手一战将会比和其他同级别的强者战斗凶险十倍,但所能得到的好处,却是二十倍、三十倍。

大地前方,那些星空猎杀者一个个也是冲杀了过来,隐隐间将此地包裹在中央。

不久之前相对平静的战场彻底陷入了混乱状态,这一战原本是打不起来的,要么便是不灭神朝带着人逃离,另一个结果就是在之前不朽战旗出现的时候,彻底下死手,第一时间灭杀左尘。但是一切都已经迟了,左尘将不朽战旗等于是强行夺走了,大战终究不可避免。

最快更新无错小说阅读,请访问 请收藏本站阅读最新小说!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