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清曦看着静娘微白的发,微微地叹了口气,“不是说了让你不要再亲自做这些事情了吗?有什么事情就让玉竹他们去做。”

静娘笑了笑,“又不是什么累人的事情,再说了奴婢都伺候大小姐伺候习惯了,别人……奴婢不放心。”

沈清曦可以说是她从小一手带大的,在她心中就像是她自己的孩子一样。

之前在洛州那么苦的日子,静娘都没有觉得累,更何况是如今呢?

沈清曦有些无奈,她伸手握住了静娘的手,“可是我心疼呀,在洛州你陪我吃了那么多的苦,如今我们回到后日子好了,我就想让你在微澜居安享晚年。”

当初静娘是有机会离开的,她不是定国候府的家生子,卖身契也早早地被宋氏还到了她的手中。

如果换了别人,在宋氏过世后,肯定就拿着卖身契离开了。但是静娘没有,她依然选择陪着沈清曦去了洛州庄子。

她念着和宋氏之间的主仆情,担心别人在洛州会不好好照顾沈清曦。

就是因为这样,静娘陪着沈清曦在洛州庄子过了这么长时间的苦日子。

沈清曦心中记着这份情意,她在沈家站稳脚跟之后,就跟静娘说过,让她好好地养身子,把那几年垮掉的身子慢慢地调理回来。

“大小姐的心意我明白。”静娘很欣慰,宋氏能够有一个沈清曦这样的女儿,就算是在天之灵也应该瞑目了,“你放心,如果奴婢累的话,就歇着。再说了这院里的几个丫头都很懂事,平日里稍微累一点的事情都不让奴婢去做。如今呀,奴婢也就只能为大小姐炖一些爱喝的汤了。”

静娘说到这里的时候,面上露出了喜悦的笑容。

纯美糖糖小妹的明媚春季

她在洛州庄子时,想的最多的就是如何能够保住沈清曦的性命。

她那时就想,只要沈清曦能够好好地活着,给小姐留下一丝血脉,就是让她死,她也是愿意的。

“那你要记住,我给你的那些丸药每日要吃。”沈清曦叹了口气,静娘的脾气也是有些倔强的,她知道自己说再多也是阻止不了她的,“还有呀,如果累的话,一定不要逞强,微澜居我还是能够做主的,想休息你随时就能够休息,我已经不再是洛州的那个什么都做不了的沈清曦了。”

静娘笑着朝她点点头,“大小姐放心好了,奴婢还等着以后给大小姐带孩子呢,所以这身子一定会保重好的。”

沈清曦没有露出任何害羞的神情,反而笑了起来,“有静娘这句话,我也就放心了。”

静娘见沈清曦有些疲惫,也就端着一边的汤碗离开了。

沈清曦转身进了自己的房间,她和衣躺在床上盯着床顶的帷幔发呆。

巫蛊之术,白芨到底是不是中了巫蛊之术呢?

连师父都看不出来,沈清曦真的不知道要找什么人来确定这件事了。

她重重地叹了口气,如果白芨真的中了巫蛊之术,那又是什么人对她下的手呢?

会不会是她嘴里所说的那个黑斗篷?她想不通,白芨为何会遭此毒手。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