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宁看到张娅莉的刹那,以为她是来看自己的,心里涌起那么一刻的欢喜。

她打开了房门,热情的将张娅莉迎了进来:“伯母,您怎么过来了?”

张娅莉以前对林宁还颇有好感,毕竟她不但嘴甜,而且每次去看自己总会为自己带各种奢侈品,但是自从她传出勾引隋主任的视频以后,她便对这个女人敬而远之,甚至心生厌恶。

出了那样的腌臜事以后,她觉得这个林宁,再也配不上自己的儿子。

面对着过于热情的林宁,张娅莉进了门,她皮笑肉不笑的道:“宁宁,你妈呢?她在不在家?”

“我妈脖子受了伤,现在在房间休息,伯母找我妈有什么事吗?”林宁实话实说。

她知道,张娅莉跟自己的母亲关系不怎么好,两人这么多年也没有什么联系,怎么她会在这个时候找上门来?

要说张娅莉是来探病的,但看她两手空空的模样,倒也不像。

这是张娅莉第一次来林家,她的目光忍不住四处打量了下。

林家的装修奢华却又不庸俗。

绚丽的水晶吊灯,18世纪西欧宫廷式地毯,精致的雕塑,浪漫满屋的插花,还有墙角处那一架看起来就价值不菲的纯白色钢琴。

这家里的布置,的确是周卿的风格,

美若天仙不食烟火清纯美照

而墙壁上挂着几幅古墨山水和仕女画,瞧着那熟悉的画迹,张娅莉一眼便能看出是周卿所作。

张娅莉撇撇嘴,将打量的目光收回。

周卿那女人就喜欢附庸风雅,爱装什么文艺范。

在她眼中,女人只有美容,好好的保养自己才是正事,写写画画算什么?

林宁不知张娅莉的腹诽,她亲自为张娅莉拿了一双崭新的拖鞋,递到了她面前:“阿姨,这鞋子是保姆新买的,您换上吧。”

张娅莉思绪被打断。

想到林宁刚说周卿脖子受伤的事情,她换拖鞋的动作顿了一下,忍不住抬头看向她:“你妈怎么了?她的脖子怎么受伤了?”

林宁将时装博览会上发生的那一幕,简短的向张娅莉叙说了一遍。

张娅莉啧了一声,眼神里说不出是幸灾乐祸,还是什么。

她换好拖鞋以后,直接跟随林宁,去了周卿的卧室。

二楼,林宁在房间门上轻轻敲了几下,礼貌的问了句:“爸,雅莉伯母过来探望妈妈了,我们现在方便进去吗?”

“进。”门里,传来林文正沉稳有力的声音。

听到那一道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张娅莉的心跳,骤快了一下。

门被打开,露出林文正那张威严十足的脸。

张娅莉看到林文正的刹那,心脏“噗通”跳的加快了几分。

虽然岁月无情,但这个男人已将近五十岁,还是一如既往的俊朗,威严,精邃的双眸,紧抿的薄唇,无一不凸显他那种高高在上,挥斥方遒的气势,而这是所有女人都迷恋的,包括年轻时候的她。

&

nbsp;岁月,几乎在林文正身上没留下过多的痕迹。

要说有,那也是经过多年官场的浸淫,他变得更加魅力非凡。

林文正却只是稍稍对张娅莉点了点头,他便没有多言,重新回到了周卿的身边。

反倒是周卿看到张娅莉,试探性的喊了她一声,语气相当惊诧:“娅莉,你怎么过来了?”

张娅莉看到林文正握着周卿的手,那态度是呵护的,疼宠的,再一联想到自己被慕震对待的冷漠态度,心里嫉妒的火焰,便滋滋的冒了出来。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