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越快越好。”

每次只要一想到深深穿着雪白婚纱,从铺满玫瑰花瓣的红毯一端走向他,笑得俏生生的,明媚惊艳,当玄盛北最美丽的新娘子,他就迫不及待了。

玄盛北又扬眉一笑,一双墨蓝迷人的眸子就像有小星星掉进去了似的,抓着池深深的手晃了晃,动作格外的讨好,炯炯有神道,

“当然最后还是听我老婆的!”

池深深一扬巴掌“pia”上玄盛北的脸,撅嘴巴猛亲了一大口,笑得一脸痞***气儿,

“乖!”

某男人笑得额脑袋都在冒粉红泡泡了。

集体笑呼,一个个做作的捂嘴牙酸状,这一对儿在美利坚合众国同/居/修炼了快一年时间,从青铜到王者,依然还是当初瓜二白和女流/氓CP啊!

这满屏幕的搞笑浪漫喜感。

……

“那们打算什么时候办婚礼?”季亦承朝唐昊天抬了抬下巴,又想起什么来,

“上次我还听那一群爹地妈咪上线聊天来着,说是让和水芙,小北和池深深,唐家和玄家一块儿举行集体婚礼。”

俏皮文艺少女

“们俩对儿新郎新娘,绝对燃爆。”景倾歌眨眨眼,默契配合自家老公。

唐昊天没说话。

水芙微微的愣了愣,集体婚礼吗?

视线落在指间的那一枚闪闪发光的七克拉钻戒上,倏地,脸颊一热,红扑扑的浮上两团漂亮粉晕,唇角也不自禁弯弯的翘起来。

她已经答应他的求婚了,接下来,当然就是嫁给他了啊。

当他的唐太太,他的新娘。

……

唐昊天紧抓着水芙的手,直勾勾的盯着。

他把小姑娘脸上的表情看得一清二楚全都没放过,一双弯勾的狭眸笑得就像只偷了腥的坏狐狸,开心得不得了。

“我也听我媳妇儿的!”唐昊天喊得那叫一个雄心壮志,荡气回肠,“媳妇儿说好那就好!”

“我/去!!!”欧文下一秒就从沙发上跳起来了,一副大受刺激的被打击戏足脸,

“我说们够了啊,这一波又一波的连环秀恩爱行为简直太令人发指丧心病狂了,还让不让我活了!

司徒,老厉,我们走!”

司徒琰和厉西泽配合站起来,“去哪儿?”

“做晚饭!气得老子胃疼!”欧文脑袋一甩,已经一跳一跳的蹦去厨房了。

俩男人,“……”

“噗……”大家全都笑喷了,小王子这是气疯到七级残废的架势啊,都爆粗口了。

厉西泽还在后面喊,

“满满几碗狗粮都被虐饱了,还用得着吃什么晚饭……”

没两分钟,司徒琰从厨房探出半身,

“我说们几个有妇之夫,别坐那儿打情骂俏偶像剧了,赶紧过来烧菜,们老婆媳妇儿不是都点了两道菜吗。”

在开车来的路上,他们顺道去了香轩阁把菜都备齐了带过来,厨房流理台上都摆满了。

很快,季亦承,上官域,玄盛北也进了厨房,唐昊天还在客厅拉着水芙手问想吃什么。

厨房里,季亦承动作熟练的处理海鲜,瞟了眼旁边穿围裙的司徒琰,

“司徒,要交女朋友,我给支一招儿,听不听?”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