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把她老子哄得一晚上都笑眯了。

果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某对倾城夫妇绝对是搬小板凳旁坐看戏的。

……

吃过晚餐已经七点半了,大家约好的是八点钟都到蓝港,因为小可爱怀孕晚上需要早些休息,所以都早点去。

季亦承开着他的那辆骚包的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苏言也去车库里挑了一辆白色帕加迪。

“倾宝儿,等会儿咱就在包厢里啊,不准乱跑。”季亦承帮景倾歌系安全带,嘴里不停的碎碎念,手掌覆在她高隆的肚子上轻轻的摸了摸,温柔极了。

景倾歌挑眉,“会离开我半步么?”

“当然不会!”他铁定狗皮膏药的守着自己老婆,上厕所都必须跟着的那一种!

“那不就得了,有在还担心什么。”

季亦承倏地一愣,心口仿佛磕了一个大跟头,一双邪魅的桃花眸都弯起来了。

景倾歌故意嫌弃的翻一个白眼儿,瞧这厮龇牙咧嘴那样儿,牙龈肉都全露出来了,往昔英明神武大Boss形象彻底坍塌了,坍塌了。

阳光海滩度假美女唯美照片

可她怎么就那么喜欢呢?

“开车啦!”景倾歌一笑,嘴角旋开一个漂亮的梨涡,如牛奶般细嫩的肌肤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白月光一洒,映衬得格外温柔。

季亦承蓦然想到了一个词,眉眼如画。

“快……”景倾歌催促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覆下来的妖冶红唇给攫住了唇舌。

直到景倾歌气喘吁吁的伏在他怀里,红肿的菱唇泛着一片水光,摆明了刚刚又一个摄人心魄的深喉之吻。

“怎么一言不合就扑**倒啊!”景倾歌娇嗔瞪眼。

“也只扑老婆!”

“个色***胚!”

“在!”

“赶紧开车!”

季亦承笑得一吃着蜜糖的妖孽,又抵在景倾歌的脸上蹭了一个香,一脚踩了油门,朝旁边的跑车吹了声口哨,平稳的开出去了。

苏言也开车跟上。

……

A市的交通一向以堵为名,今天虽然不是周末,这会儿高架上也堵得不行。

十字路口,红灯一闪,亮了。

季亦承如今是遵守交通规则的少爷团代表,从来不酒驾,绝对不飙车玩速度与激情,刚好踩着点开车过去了,后面的那辆帕加尼被红灯留下。

季亦诺坐在副驾驶座上,正拿着手机在群里聊天,唐昊天司徒琰他们早就已经到了,催得不行。

苏言握着方向盘,修长的指骨在车窗外透进来的霓虹灯影里更加分明,微微粗糙的指腹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透着些许的焦躁,而且还有逐渐加深的趋势。

“小诺……”苏言倏然出声。

一转眸,恰好一缕霓灯从车窗一闪划过,那张精致清冽的轮廓也一瞬亮映,看见他一直蹙紧的眉心。

从家里出发到这会儿,她都没跟自己说话,一直在玩手机。

胸口,闷闷的。

……

季亦诺低头继续聊天,“干嘛?”

苏言顿时心口哇凉哇凉了,难不成真的还没结婚就进入倦怠期了吗,小诺也不着急着领证了。

不能的啊! 【 .】,精彩免费!

把她老子哄得一晚上都笑眯了。

果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某对倾城夫妇绝对是搬小板凳旁坐看戏的。

……

吃过晚餐已经七点半了,大家约好的是八点钟都到蓝港,因为小可爱怀孕晚上需要早些休息,所以都早点去。

季亦承开着他的那辆骚包的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苏言也去车库里挑了一辆白色帕加迪。

“倾宝儿,等会儿咱就在包厢里啊,不准乱跑。”季亦承帮景倾歌系安全带,嘴里不停的碎碎念,手掌覆在她高隆的肚子上轻轻的摸了摸,温柔极了。

景倾歌挑眉,“会离开我半步么?”

“当然不会!”他铁定狗皮膏药的守着自己老婆,上厕所都必须跟着的那一种!

“那不就得了,有在还担心什么。”

季亦承倏地一愣,心口仿佛磕了一个大跟头,一双邪魅的桃花眸都弯起来了。

景倾歌故意嫌弃的翻一个白眼儿,瞧这厮龇牙咧嘴那样儿,牙龈肉都全露出来了,往昔英明神武大Boss形象彻底坍塌了,坍塌了。

可她怎么就那么喜欢呢?

“开车啦!”景倾歌一笑,嘴角旋开一个漂亮的梨涡,如牛奶般细嫩的肌肤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白月光一洒,映衬得格外温柔。

季亦承蓦然想到了一个词,眉眼如画。

“快……”景倾歌催促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覆下来的妖冶红唇给攫住了唇舌。

直到景倾歌气喘吁吁的伏在他怀里,红肿的菱唇泛着一片水光,摆明了刚刚又一个摄人心魄的深喉之吻。

“怎么一言不合就扑**倒啊!”景倾歌娇嗔瞪眼。

“也只扑老婆!”

“个色***胚!”

“在!”

“赶紧开车!”

季亦承笑得一吃着蜜糖的妖孽,又抵在景倾歌的脸上蹭了一个香,一脚踩了油门,朝旁边的跑车吹了声口哨,平稳的开出去了。

苏言也开车跟上。

……

A市的交通一向以堵为名,今天虽然不是周末,这会儿高架上也堵得不行。

十字路口,红灯一闪,亮了。

季亦承如今是遵守交通规则的少爷团代表,从来不酒驾,绝对不飙车玩速度与激情,刚好踩着点开车过去了,后面的那辆帕加尼被红灯留下。

季亦诺坐在副驾驶座上,正拿着手机在群里聊天,唐昊天司徒琰他们早就已经到了,催得不行。

苏言握着方向盘,修长的指骨在车窗外透进来的霓虹灯影里更加分明,微微粗糙的指腹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透着些许的焦躁,而且还有逐渐加深的趋势。

“小诺……”苏言倏然出声。

一转眸,恰好一缕霓灯从车窗一闪划过,那张精致清冽的轮廓也一瞬亮映,看见他一直蹙紧的眉心。

从家里出发到这会儿,她都没跟自己说话,一直在玩手机。

胸口,闷闷的。

……

季亦诺低头继续聊天,“干嘛?”

苏言顿时心口哇凉哇凉了,难不成真的还没结婚就进入倦怠期了吗,小诺也不着急着领证了。

不能的啊!

【 .】,精彩免费!

把她老子哄得一晚上都笑眯了。

果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某对倾城夫妇绝对是搬小板凳旁坐看戏的。

……

吃过晚餐已经七点半了,大家约好的是八点钟都到蓝港,因为小可爱怀孕晚上需要早些休息,所以都早点去。

季亦承开着他的那辆骚包的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苏言也去车库里挑了一辆白色帕加迪。

“倾宝儿,等会儿咱就在包厢里啊,不准乱跑。”季亦承帮景倾歌系安全带,嘴里不停的碎碎念,手掌覆在她高隆的肚子上轻轻的摸了摸,温柔极了。

景倾歌挑眉,“会离开我半步么?”

“当然不会!”他铁定狗皮膏药的守着自己老婆,上厕所都必须跟着的那一种!

“那不就得了,有在还担心什么。”

季亦承倏地一愣,心口仿佛磕了一个大跟头,一双邪魅的桃花眸都弯起来了。

景倾歌故意嫌弃的翻一个白眼儿,瞧这厮龇牙咧嘴那样儿,牙龈肉都全露出来了,往昔英明神武大Boss形象彻底坍塌了,坍塌了。

可她怎么就那么喜欢呢?

“开车啦!”景倾歌一笑,嘴角旋开一个漂亮的梨涡,如牛奶般细嫩的肌肤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白月光一洒,映衬得格外温柔。

季亦承蓦然想到了一个词,眉眼如画。

“快……”景倾歌催促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覆下来的妖冶红唇给攫住了唇舌。

直到景倾歌气喘吁吁的伏在他怀里,红肿的菱唇泛着一片水光,摆明了刚刚又一个摄人心魄的深喉之吻。

“怎么一言不合就扑**倒啊!”景倾歌娇嗔瞪眼。

“也只扑老婆!”

“个色***胚!”

“在!”

“赶紧开车!”

季亦承笑得一吃着蜜糖的妖孽,又抵在景倾歌的脸上蹭了一个香,一脚踩了油门,朝旁边的跑车吹了声口哨,平稳的开出去了。

苏言也开车跟上。

……

A市的交通一向以堵为名,今天虽然不是周末,这会儿高架上也堵得不行。

十字路口,红灯一闪,亮了。

季亦承如今是遵守交通规则的少爷团代表,从来不酒驾,绝对不飙车玩速度与激情,刚好踩着点开车过去了,后面的那辆帕加尼被红灯留下。

季亦诺坐在副驾驶座上,正拿着手机在群里聊天,唐昊天司徒琰他们早就已经到了,催得不行。

苏言握着方向盘,修长的指骨在车窗外透进来的霓虹灯影里更加分明,微微粗糙的指腹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透着些许的焦躁,而且还有逐渐加深的趋势。

“小诺……”苏言倏然出声。

一转眸,恰好一缕霓灯从车窗一闪划过,那张精致清冽的轮廓也一瞬亮映,看见他一直蹙紧的眉心。

从家里出发到这会儿,她都没跟自己说话,一直在玩手机。

胸口,闷闷的。

……

季亦诺低头继续聊天,“干嘛?”

苏言顿时心口哇凉哇凉了,难不成真的还没结婚就进入倦怠期了吗,小诺也不着急着领证了。

不能的啊!

【 .】,精彩免费!

把她老子哄得一晚上都笑眯了。

果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某对倾城夫妇绝对是搬小板凳旁坐看戏的。

……

吃过晚餐已经七点半了,大家约好的是八点钟都到蓝港,因为小可爱怀孕晚上需要早些休息,所以都早点去。

季亦承开着他的那辆骚包的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苏言也去车库里挑了一辆白色帕加迪。

“倾宝儿,等会儿咱就在包厢里啊,不准乱跑。”季亦承帮景倾歌系安全带,嘴里不停的碎碎念,手掌覆在她高隆的肚子上轻轻的摸了摸,温柔极了。

景倾歌挑眉,“会离开我半步么?”

“当然不会!”他铁定狗皮膏药的守着自己老婆,上厕所都必须跟着的那一种!

“那不就得了,有在还担心什么。”

季亦承倏地一愣,心口仿佛磕了一个大跟头,一双邪魅的桃花眸都弯起来了。

景倾歌故意嫌弃的翻一个白眼儿,瞧这厮龇牙咧嘴那样儿,牙龈肉都全露出来了,往昔英明神武大Boss形象彻底坍塌了,坍塌了。

可她怎么就那么喜欢呢?

“开车啦!”景倾歌一笑,嘴角旋开一个漂亮的梨涡,如牛奶般细嫩的肌肤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白月光一洒,映衬得格外温柔。

季亦承蓦然想到了一个词,眉眼如画。

“快……”景倾歌催促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覆下来的妖冶红唇给攫住了唇舌。

直到景倾歌气喘吁吁的伏在他怀里,红肿的菱唇泛着一片水光,摆明了刚刚又一个摄人心魄的深喉之吻。

“怎么一言不合就扑**倒啊!”景倾歌娇嗔瞪眼。

“也只扑老婆!”

“个色***胚!”

“在!”

“赶紧开车!”

季亦承笑得一吃着蜜糖的妖孽,又抵在景倾歌的脸上蹭了一个香,一脚踩了油门,朝旁边的跑车吹了声口哨,平稳的开出去了。

苏言也开车跟上。

……

A市的交通一向以堵为名,今天虽然不是周末,这会儿高架上也堵得不行。

十字路口,红灯一闪,亮了。

季亦承如今是遵守交通规则的少爷团代表,从来不酒驾,绝对不飙车玩速度与激情,刚好踩着点开车过去了,后面的那辆帕加尼被红灯留下。

季亦诺坐在副驾驶座上,正拿着手机在群里聊天,唐昊天司徒琰他们早就已经到了,催得不行。

苏言握着方向盘,修长的指骨在车窗外透进来的霓虹灯影里更加分明,微微粗糙的指腹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透着些许的焦躁,而且还有逐渐加深的趋势。

“小诺……”苏言倏然出声。

一转眸,恰好一缕霓灯从车窗一闪划过,那张精致清冽的轮廓也一瞬亮映,看见他一直蹙紧的眉心。

从家里出发到这会儿,她都没跟自己说话,一直在玩手机。

胸口,闷闷的。

……

季亦诺低头继续聊天,“干嘛?”

苏言顿时心口哇凉哇凉了,难不成真的还没结婚就进入倦怠期了吗,小诺也不着急着领证了。

不能的啊!

【 .】,精彩免费!

把她老子哄得一晚上都笑眯了。

果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某对倾城夫妇绝对是搬小板凳旁坐看戏的。

……

吃过晚餐已经七点半了,大家约好的是八点钟都到蓝港,因为小可爱怀孕晚上需要早些休息,所以都早点去。

季亦承开着他的那辆骚包的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苏言也去车库里挑了一辆白色帕加迪。

“倾宝儿,等会儿咱就在包厢里啊,不准乱跑。”季亦承帮景倾歌系安全带,嘴里不停的碎碎念,手掌覆在她高隆的肚子上轻轻的摸了摸,温柔极了。

景倾歌挑眉,“会离开我半步么?”

“当然不会!”他铁定狗皮膏药的守着自己老婆,上厕所都必须跟着的那一种!

“那不就得了,有在还担心什么。”

季亦承倏地一愣,心口仿佛磕了一个大跟头,一双邪魅的桃花眸都弯起来了。

景倾歌故意嫌弃的翻一个白眼儿,瞧这厮龇牙咧嘴那样儿,牙龈肉都全露出来了,往昔英明神武大Boss形象彻底坍塌了,坍塌了。

可她怎么就那么喜欢呢?

“开车啦!”景倾歌一笑,嘴角旋开一个漂亮的梨涡,如牛奶般细嫩的肌肤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白月光一洒,映衬得格外温柔。

季亦承蓦然想到了一个词,眉眼如画。

“快……”景倾歌催促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覆下来的妖冶红唇给攫住了唇舌。

直到景倾歌气喘吁吁的伏在他怀里,红肿的菱唇泛着一片水光,摆明了刚刚又一个摄人心魄的深喉之吻。

“怎么一言不合就扑**倒啊!”景倾歌娇嗔瞪眼。

“也只扑老婆!”

“个色***胚!”

“在!”

“赶紧开车!”

季亦承笑得一吃着蜜糖的妖孽,又抵在景倾歌的脸上蹭了一个香,一脚踩了油门,朝旁边的跑车吹了声口哨,平稳的开出去了。

苏言也开车跟上。

……

A市的交通一向以堵为名,今天虽然不是周末,这会儿高架上也堵得不行。

十字路口,红灯一闪,亮了。

季亦承如今是遵守交通规则的少爷团代表,从来不酒驾,绝对不飙车玩速度与激情,刚好踩着点开车过去了,后面的那辆帕加尼被红灯留下。

季亦诺坐在副驾驶座上,正拿着手机在群里聊天,唐昊天司徒琰他们早就已经到了,催得不行。

苏言握着方向盘,修长的指骨在车窗外透进来的霓虹灯影里更加分明,微微粗糙的指腹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透着些许的焦躁,而且还有逐渐加深的趋势。

“小诺……”苏言倏然出声。

一转眸,恰好一缕霓灯从车窗一闪划过,那张精致清冽的轮廓也一瞬亮映,看见他一直蹙紧的眉心。

从家里出发到这会儿,她都没跟自己说话,一直在玩手机。

胸口,闷闷的。

……

季亦诺低头继续聊天,“干嘛?”

苏言顿时心口哇凉哇凉了,难不成真的还没结婚就进入倦怠期了吗,小诺也不着急着领证了。

不能的啊!

【 .】,精彩免费!

把她老子哄得一晚上都笑眯了。

果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某对倾城夫妇绝对是搬小板凳旁坐看戏的。

……

吃过晚餐已经七点半了,大家约好的是八点钟都到蓝港,因为小可爱怀孕晚上需要早些休息,所以都早点去。

季亦承开着他的那辆骚包的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苏言也去车库里挑了一辆白色帕加迪。

“倾宝儿,等会儿咱就在包厢里啊,不准乱跑。”季亦承帮景倾歌系安全带,嘴里不停的碎碎念,手掌覆在她高隆的肚子上轻轻的摸了摸,温柔极了。

景倾歌挑眉,“会离开我半步么?”

“当然不会!”他铁定狗皮膏药的守着自己老婆,上厕所都必须跟着的那一种!

“那不就得了,有在还担心什么。”

季亦承倏地一愣,心口仿佛磕了一个大跟头,一双邪魅的桃花眸都弯起来了。

景倾歌故意嫌弃的翻一个白眼儿,瞧这厮龇牙咧嘴那样儿,牙龈肉都全露出来了,往昔英明神武大Boss形象彻底坍塌了,坍塌了。

可她怎么就那么喜欢呢?

“开车啦!”景倾歌一笑,嘴角旋开一个漂亮的梨涡,如牛奶般细嫩的肌肤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白月光一洒,映衬得格外温柔。

季亦承蓦然想到了一个词,眉眼如画。

“快……”景倾歌催促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覆下来的妖冶红唇给攫住了唇舌。

直到景倾歌气喘吁吁的伏在他怀里,红肿的菱唇泛着一片水光,摆明了刚刚又一个摄人心魄的深喉之吻。

“怎么一言不合就扑**倒啊!”景倾歌娇嗔瞪眼。

“也只扑老婆!”

“个色***胚!”

“在!”

“赶紧开车!”

季亦承笑得一吃着蜜糖的妖孽,又抵在景倾歌的脸上蹭了一个香,一脚踩了油门,朝旁边的跑车吹了声口哨,平稳的开出去了。

苏言也开车跟上。

……

A市的交通一向以堵为名,今天虽然不是周末,这会儿高架上也堵得不行。

十字路口,红灯一闪,亮了。

季亦承如今是遵守交通规则的少爷团代表,从来不酒驾,绝对不飙车玩速度与激情,刚好踩着点开车过去了,后面的那辆帕加尼被红灯留下。

季亦诺坐在副驾驶座上,正拿着手机在群里聊天,唐昊天司徒琰他们早就已经到了,催得不行。

苏言握着方向盘,修长的指骨在车窗外透进来的霓虹灯影里更加分明,微微粗糙的指腹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透着些许的焦躁,而且还有逐渐加深的趋势。

“小诺……”苏言倏然出声。

一转眸,恰好一缕霓灯从车窗一闪划过,那张精致清冽的轮廓也一瞬亮映,看见他一直蹙紧的眉心。

从家里出发到这会儿,她都没跟自己说话,一直在玩手机。

胸口,闷闷的。

……

季亦诺低头继续聊天,“干嘛?”

苏言顿时心口哇凉哇凉了,难不成真的还没结婚就进入倦怠期了吗,小诺也不着急着领证了。

不能的啊!

【 .】,精彩免费!

把她老子哄得一晚上都笑眯了。

果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某对倾城夫妇绝对是搬小板凳旁坐看戏的。

……

吃过晚餐已经七点半了,大家约好的是八点钟都到蓝港,因为小可爱怀孕晚上需要早些休息,所以都早点去。

季亦承开着他的那辆骚包的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苏言也去车库里挑了一辆白色帕加迪。

“倾宝儿,等会儿咱就在包厢里啊,不准乱跑。”季亦承帮景倾歌系安全带,嘴里不停的碎碎念,手掌覆在她高隆的肚子上轻轻的摸了摸,温柔极了。

景倾歌挑眉,“会离开我半步么?”

“当然不会!”他铁定狗皮膏药的守着自己老婆,上厕所都必须跟着的那一种!

“那不就得了,有在还担心什么。”

季亦承倏地一愣,心口仿佛磕了一个大跟头,一双邪魅的桃花眸都弯起来了。

景倾歌故意嫌弃的翻一个白眼儿,瞧这厮龇牙咧嘴那样儿,牙龈肉都全露出来了,往昔英明神武大Boss形象彻底坍塌了,坍塌了。

可她怎么就那么喜欢呢?

“开车啦!”景倾歌一笑,嘴角旋开一个漂亮的梨涡,如牛奶般细嫩的肌肤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白月光一洒,映衬得格外温柔。

季亦承蓦然想到了一个词,眉眼如画。

“快……”景倾歌催促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覆下来的妖冶红唇给攫住了唇舌。

直到景倾歌气喘吁吁的伏在他怀里,红肿的菱唇泛着一片水光,摆明了刚刚又一个摄人心魄的深喉之吻。

“怎么一言不合就扑**倒啊!”景倾歌娇嗔瞪眼。

“也只扑老婆!”

“个色***胚!”

“在!”

“赶紧开车!”

季亦承笑得一吃着蜜糖的妖孽,又抵在景倾歌的脸上蹭了一个香,一脚踩了油门,朝旁边的跑车吹了声口哨,平稳的开出去了。

苏言也开车跟上。

……

A市的交通一向以堵为名,今天虽然不是周末,这会儿高架上也堵得不行。

十字路口,红灯一闪,亮了。

季亦承如今是遵守交通规则的少爷团代表,从来不酒驾,绝对不飙车玩速度与激情,刚好踩着点开车过去了,后面的那辆帕加尼被红灯留下。

季亦诺坐在副驾驶座上,正拿着手机在群里聊天,唐昊天司徒琰他们早就已经到了,催得不行。

苏言握着方向盘,修长的指骨在车窗外透进来的霓虹灯影里更加分明,微微粗糙的指腹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透着些许的焦躁,而且还有逐渐加深的趋势。

“小诺……”苏言倏然出声。

一转眸,恰好一缕霓灯从车窗一闪划过,那张精致清冽的轮廓也一瞬亮映,看见他一直蹙紧的眉心。

从家里出发到这会儿,她都没跟自己说话,一直在玩手机。

胸口,闷闷的。

……

季亦诺低头继续聊天,“干嘛?”

苏言顿时心口哇凉哇凉了,难不成真的还没结婚就进入倦怠期了吗,小诺也不着急着领证了。

不能的啊!

【 .】,精彩免费!

把她老子哄得一晚上都笑眯了。

果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某对倾城夫妇绝对是搬小板凳旁坐看戏的。

……

吃过晚餐已经七点半了,大家约好的是八点钟都到蓝港,因为小可爱怀孕晚上需要早些休息,所以都早点去。

季亦承开着他的那辆骚包的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苏言也去车库里挑了一辆白色帕加迪。

“倾宝儿,等会儿咱就在包厢里啊,不准乱跑。”季亦承帮景倾歌系安全带,嘴里不停的碎碎念,手掌覆在她高隆的肚子上轻轻的摸了摸,温柔极了。

景倾歌挑眉,“会离开我半步么?”

“当然不会!”他铁定狗皮膏药的守着自己老婆,上厕所都必须跟着的那一种!

“那不就得了,有在还担心什么。”

季亦承倏地一愣,心口仿佛磕了一个大跟头,一双邪魅的桃花眸都弯起来了。

景倾歌故意嫌弃的翻一个白眼儿,瞧这厮龇牙咧嘴那样儿,牙龈肉都全露出来了,往昔英明神武大Boss形象彻底坍塌了,坍塌了。

可她怎么就那么喜欢呢?

“开车啦!”景倾歌一笑,嘴角旋开一个漂亮的梨涡,如牛奶般细嫩的肌肤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白月光一洒,映衬得格外温柔。

季亦承蓦然想到了一个词,眉眼如画。

“快……”景倾歌催促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覆下来的妖冶红唇给攫住了唇舌。

直到景倾歌气喘吁吁的伏在他怀里,红肿的菱唇泛着一片水光,摆明了刚刚又一个摄人心魄的深喉之吻。

“怎么一言不合就扑**倒啊!”景倾歌娇嗔瞪眼。

“也只扑老婆!”

“个色***胚!”

“在!”

“赶紧开车!”

季亦承笑得一吃着蜜糖的妖孽,又抵在景倾歌的脸上蹭了一个香,一脚踩了油门,朝旁边的跑车吹了声口哨,平稳的开出去了。

苏言也开车跟上。

……

A市的交通一向以堵为名,今天虽然不是周末,这会儿高架上也堵得不行。

十字路口,红灯一闪,亮了。

季亦承如今是遵守交通规则的少爷团代表,从来不酒驾,绝对不飙车玩速度与激情,刚好踩着点开车过去了,后面的那辆帕加尼被红灯留下。

季亦诺坐在副驾驶座上,正拿着手机在群里聊天,唐昊天司徒琰他们早就已经到了,催得不行。

苏言握着方向盘,修长的指骨在车窗外透进来的霓虹灯影里更加分明,微微粗糙的指腹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透着些许的焦躁,而且还有逐渐加深的趋势。

“小诺……”苏言倏然出声。

一转眸,恰好一缕霓灯从车窗一闪划过,那张精致清冽的轮廓也一瞬亮映,看见他一直蹙紧的眉心。

从家里出发到这会儿,她都没跟自己说话,一直在玩手机。

胸口,闷闷的。

……

季亦诺低头继续聊天,“干嘛?”

苏言顿时心口哇凉哇凉了,难不成真的还没结婚就进入倦怠期了吗,小诺也不着急着领证了。

不能的啊!

【 .】,精彩免费!

把她老子哄得一晚上都笑眯了。

果然是,有人欢喜有人愁,某对倾城夫妇绝对是搬小板凳旁坐看戏的。

……

吃过晚餐已经七点半了,大家约好的是八点钟都到蓝港,因为小可爱怀孕晚上需要早些休息,所以都早点去。

季亦承开着他的那辆骚包的兰博基尼限量版跑车,苏言也去车库里挑了一辆白色帕加迪。

“倾宝儿,等会儿咱就在包厢里啊,不准乱跑。”季亦承帮景倾歌系安全带,嘴里不停的碎碎念,手掌覆在她高隆的肚子上轻轻的摸了摸,温柔极了。

景倾歌挑眉,“会离开我半步么?”

“当然不会!”他铁定狗皮膏药的守着自己老婆,上厕所都必须跟着的那一种!

“那不就得了,有在还担心什么。”

季亦承倏地一愣,心口仿佛磕了一个大跟头,一双邪魅的桃花眸都弯起来了。

景倾歌故意嫌弃的翻一个白眼儿,瞧这厮龇牙咧嘴那样儿,牙龈肉都全露出来了,往昔英明神武大Boss形象彻底坍塌了,坍塌了。

可她怎么就那么喜欢呢?

“开车啦!”景倾歌一笑,嘴角旋开一个漂亮的梨涡,如牛奶般细嫩的肌肤透着一层淡淡的粉色,白月光一洒,映衬得格外温柔。

季亦承蓦然想到了一个词,眉眼如画。

“快……”景倾歌催促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覆下来的妖冶红唇给攫住了唇舌。

直到景倾歌气喘吁吁的伏在他怀里,红肿的菱唇泛着一片水光,摆明了刚刚又一个摄人心魄的深喉之吻。

“怎么一言不合就扑**倒啊!”景倾歌娇嗔瞪眼。

“也只扑老婆!”

“个色***胚!”

“在!”

“赶紧开车!”

季亦承笑得一吃着蜜糖的妖孽,又抵在景倾歌的脸上蹭了一个香,一脚踩了油门,朝旁边的跑车吹了声口哨,平稳的开出去了。

苏言也开车跟上。

……

A市的交通一向以堵为名,今天虽然不是周末,这会儿高架上也堵得不行。

十字路口,红灯一闪,亮了。

季亦承如今是遵守交通规则的少爷团代表,从来不酒驾,绝对不飙车玩速度与激情,刚好踩着点开车过去了,后面的那辆帕加尼被红灯留下。

季亦诺坐在副驾驶座上,正拿着手机在群里聊天,唐昊天司徒琰他们早就已经到了,催得不行。

苏言握着方向盘,修长的指骨在车窗外透进来的霓虹灯影里更加分明,微微粗糙的指腹还有一下没一下的摩挲着,透着些许的焦躁,而且还有逐渐加深的趋势。

“小诺……”苏言倏然出声。

一转眸,恰好一缕霓灯从车窗一闪划过,那张精致清冽的轮廓也一瞬亮映,看见他一直蹙紧的眉心。

从家里出发到这会儿,她都没跟自己说话,一直在玩手机。

胸口,闷闷的。

……

季亦诺低头继续聊天,“干嘛?”

苏言顿时心口哇凉哇凉了,难不成真的还没结婚就进入倦怠期了吗,小诺也不着急着领证了。

不能的啊!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