持续的试验了多次,我的身躯就是透明的状态,自己能看到,但手臂、腿脚之间竟然不能接触到。

情绪逐渐的稳定了一些,我这才注意到身处的环境。

这是间瓦房,我此刻坐在一个土炕上,前面有个简陋的立柜,上面镶嵌了一面破镜子。

我下了土炕,几步走过去,看向镜面。

身体就是一抖,虽然早就有所预料,但真的看到镜子中空空如也的,没有映出我的影像,说实话,还是感觉难以接受。

“我真的死了吗?”脑中都是这么个想法,却不知道如何确认?

吱呀!

房门被推开了,一个身穿新娘衣裙的女人走了进来,看起来,她很年轻,长相非常漂亮,年纪很难判断,说是三十多可以,说是二十多也成。

随着新娘子进来的是个穿着粗布衣物,年纪很大的婆子,她一边走一边在女人耳边嘀咕着。

“我说秀儿啊,你可别满脸的不愿意,小姑给你安排的这门亲事,那真是挑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事。虽然那人的岁数大了点,但人家可是有名的大商人,要不是去年死了老婆,又和你有缘相遇,哪能看上你这么个领着两孩子的寡妇呢?”

“栾秀儿啊,人得有自知之明啊,你当家的都死了大半年了,你早就该将他忘了,好好的过以后的日子才对。”

她是个寡妇?

女主角清新脱俗

我惊了,仔细打量着满脸怨恨的栾秀儿,发觉她的眼神可不是小姑娘能具备的,那里面有着太多的沧桑和忧愁。

“看来,这个女人只是皮相年轻,身材又好,其实,真实岁数一定是三十好几了。”

我在这两人的身边转着,但她们根本就看不到我,我此刻就是个实实在在的‘旁观者’。

“娘,我不要后爹!”

门突然被推开了,一个流着鼻涕的可耐小男孩冲进了房中,抱住女人的腿大哭,鼻涕眼泪的抹在女人的衣物上。

那婆子嫌弃的瞪了小男孩一眼。

“五蛋,不哭啊。”红衣女人心疼坏了,急忙将小男孩抱起来哄着,顺势坐在了土炕上。

我却惊的头皮都炸起来了。

因为,这小男孩我认识啊,正是血伞女鬼的小儿子,那个掏了裴小莺心脏吞吃的小鬼。

为何叫做五蛋呢,好古怪的小名,难不成,那个蓝影男鬼叫做四蛋?嗯,估计就是乡村里随便起的,好叫顺口好养活。

脑中像是闪过一道霹雳,我忽然明白眼前的景象是什么了。

是血伞女鬼生前的记忆!

搞不懂是因为什么缘由,我被袭击后昏过去了,但意识却进入了血伞女鬼的记忆之中,此刻,就像是影碟机读取光碟数据一般,正以旁观者的身份,观看着血伞女生前的记忆。

这样说来,我应该是没死。

就说嘛,人死之后应该有勾魂无常来拘魂才对,哪有此刻这等作壁上观的道理?

“难道,是因为我的后脖子皮肤和血伞相接触了,血伞就像是媒介,将我的意识吸引到血伞女鬼的记忆之中了?”

“这太诡异了吧?世上真有这种事吗?”

我搞不懂了。

搞不懂就不搞了,既然有机会观看到事件的起因,那我就安心的做个旁观者吧,看看血伞女鬼一家子生前到底遭遇了什么?

怎样的仇恨和折磨,才能诞生杀心奇重的血伞女鬼一家子呢?

恶鬼一家子又是如何选择受害人的呢?缠人的标准是什么?为何我这么个外来者也被牵扯进来了?如何化解它们的怨气和纠缠?

一重重的谜团,正好借着匪夷所思的‘记忆入侵’经历,予以查证。

“小姑,我爹死的早,我的几个叔伯都在外地,祖宅都被你家给霸占了,我们孤儿寡母的生活太难,本以为能苟且偷生的活着,谁想,你竟然将我给卖了?卖给那个远近闻名的恶棍!”

“那个老东西谁人不知?他生性残暴,几任老婆都是被他活活打死的!小姑,你这是将我往火坑里推啊。可怜我的两个娃,最大的那个不过十四五岁,小的这个才四五岁,你怎么这样的狠毒呢?呜呜,我的命好苦啊。”

红衣女人抱着小儿子,瞪着老太婆,连窜的咒骂。

“秀儿,你这话说的真不地道啊,你当家的活着的时候,从我家借了一万块钱,好嘛,他一死了之了,这钱谁来还?”

“你说我将你卖了?不这样的话,一万块大子你能还上?猴年马月啊?”

“我就够仁慈的了,只要你听话的嫁过去,你我两家的账就一笔勾销,怎么,你现在反悔了?也成,抬人的轿子还没到村口呢,你可以反悔,但你得将欠我家的一万块还上了。”婆子嘴脸一变,说话不客气起来。

“小姑,你这是在往死里头逼我。”

红衣女人眼睛通红,愤怒的瞪着,看样子,恨不将婆子给掐死。

“你这是瞪谁呢?我告诉你,今天,你要么乖乖听话的嫁过去,要么你就还账,欠债还钱天经地义,走到哪里我都有理。”

“你还讲不讲理?本金不过三千,不过数月就变成一万块?你太狠毒了。”

红衣女人咬牙切齿的怒骂。

“嫌利息高啊?你那死鬼丈夫自愿的,还摁手印了呢。”死婆子不甘示弱的嚎叫。

“哇哇!”五蛋被吓得大哭起来。

“娘,你别怕这老妖婆,我这就砍死她!”

房门又被推开,一个瘦高的少年,穿着蓝色粗布衣服,手中持着一口寒光闪闪的大菜刀。

“四蛋,快,放下刀!”

红衣女栾秀儿吓得大喊。

“妈呀,这是要杀人了啊!”

那婆子被吓得几乎丢了魂儿,连滚带爬的冲出房去,披头散发的好不狼狈,一边跑一边喊。

四蛋只是吓唬婆子罢了,并没有阻拦她逃跑,不然,早就一刀砍在婆子身上了。

我这才注意到,外头刚蒙蒙亮。

这是个小山村,很多务农的村民听到婆子的话后跑出来看热闹,对着这边儿指指点点的。

四蛋对着门外的村夫愚妇们挥舞着菜刀,吓得他们向后倒退,但他们却无赖般的哈哈大笑着。

寡妇门前是非多,果不其然啊,特别是漂亮的寡妇。

“哐啷。”门被关上。

“当啷!”菜刀落地了。

母子三人抱头痛哭。

我看的这个心酸啊,同时,无比的愤慨。

“娘,你不能嫁给王抱财,那个老东西十里八村的谁不晓得是个恶霸,他的婆娘都被打死好几个了,娘,你可不要往火炕里跳啊。”

四蛋止住了哭声,抹着眼泪看着红衣女秀儿。

五蛋哭的那个来劲啊,秀儿好不容易才哄好了五蛋。

她抱着小儿子,眼睛哭的红肿,看向大儿子说:“四蛋,你已经长大了,该懂事了,你爹走得早,欠下这么大一笔债,咱们家虽然穷,但做人得有骨气,不能赖账,这件事你就不要管了,记住了,好好照顾你弟弟,娘才能安心些。”

“娘!”四蛋的眼睛红的吓人。

“乖,听话哈。”栾秀儿伸出手抚着四蛋的脑袋,四蛋咬着嘴唇,眼中都是泪花。

就在此时,敲锣打鼓的声音从远处传来,隐隐的,迎亲的队伍出现了,吹喇叭的、抬轿子的,引得一众村民纷纷伫足观望。

这地儿还延续着古老的传统,因那王抱财是续弦,而栾秀儿也是再嫁,所以,迎亲队伍并不算壮观,不过是走个过场。

我挪到门边打量着骑着高头大马的那个人,只看了一眼,眉头就蹙在一处。

那是个面目狰狞、身躯肥硕的老家伙,油光满面的大脸,一双小眼睛闪现着凶狠光芒,颧骨旁的肉横向的生长,典型的恶人嘴脸。

塌着个鼻梁子,两个大鼻孔朝天,一张嘴露出几颗闪着光的大金牙,头戴瓜皮帽,身穿新郎袍,前面戴着大红花,标准的新郎官模样。

不过,岁数确实是大了些,鬓角已经生了许多白发,看样子至少有五十多岁了。

怪不得秀儿满心怨气,这样一个要长相没长相,却凶横霸道闻名村屯的老家伙,即便家里藏着万两黄金,一般的女人也是避之唯恐不及的。

面相心生,如此凶横的模样,说他是个好人,真的很难让人相信。

这一队人马走在村中,带着一股子霸道的气势,村民们纷纷向着两边让路,交头接耳议论纷纷,不少村妇幸灾乐祸的咯咯直笑。

我算是看明白了,秀儿做为一个寡妇,独自一人在村里拉扯着两个孩子,不知引得多少村人惦记?

从青年到壮年,村里的男人估计都没少打她的主意,这样一来,难免会流言四起,那些妇人的嫉妒心爆炸,口舌之间不知会恶毒到什么程度?只看这些人此时的表现,就能看出这些了。

“四蛋,你在家带好弟弟,娘隔三差五的找人往回捎东西,你记住了,要保护好五蛋,听明白没?”

“娘,我记着了。”四蛋噗通一声跪地,从女人手中接过小弟,连连哄着。

“娘,不要走啊。”五蛋伸着手努力的够着他娘。

但栾秀儿顶上了红盖头,在几个婆子搀扶下进了王抱财的轿子。

在孩子的哭声和村民们的起哄声中,逐渐的远去。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