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白又转过头,懒洋洋的掀了掀眼皮,望着天空,抿着的矜贵唇角微微勾了一下。

半年后。

冷白已经成了高三准考生了。

如今A市一中的一大部分学生每天恨不得不吃不睡的疯狂学习为考高做准备,还有另外一小拨的学生,家里已经给安排好了出国留学,不用受千军万马人过独木桥的摧残。

而冷白就是那一小拨中的身世更显赫的红三代,富几代。

因为墨暖暖陪着冷默风一起去了华盛顿办案子,大儿子冷铮每天在部队里和上官渊一起,接受边境特种兵选拔特训。

于是,小儿子冷小白就成了爹不疼娘不爱哥不理的“留守儿童”,和冷老爷子一起住在小洋楼里,冷奶奶每天给冷小白做饭吃。

要出国留学这件事情,也是冷白自己决定的。

是才高三刚开学没多久。

刚好那天冷铮休假也从部队里回来了,冷默风也和FBI探员们一起解决了国际恶性枪击事件,有了半个月的假期,果断,带着老婆一起从华盛顿回了A市。

晚上,暖风夫妇带着俩漂亮儿子,一起去了老爷子那儿报道,难得冷家一家人聚齐了围桌吃饭。

……

治愈系美女泰国旅拍图片

红棕木的古典风餐桌上,冷奶奶做了一大桌好吃的。

但菜品,从冷小白爱吃的菜变成了墨暖暖爱吃的。

是的,没错儿。

在冷家,冷奶奶最疼的人,不是俩矜贵宝贝孙子,而是她儿媳妇。

“暖暖,你不是爱吃泡椒凤爪当零嘴吗,超市里卖的那些不卫生,这是我让小白帮我在网上找的菜谱做的无骨鸡爪,还加了柠檬片。

你尝尝好不好吃。”冷奶奶一边说一边给墨暖暖盛了满满一碗解辣又可口的酸梅汁儿。

墨暖暖吃得停不下嘴,直竖大拇指,

“妈,味道绝了!”

“真的啊。”冷奶奶也笑得一脸可爱慈祥褶子,“行,你爱吃妈明天再给你做。”

“我可真是天下最幸福的儿媳妇了,妈你也吃啊。”

“我吃,味道是挺好的……”

“……”

光婆媳俩就吃得热闹得不行。

此刻,餐桌上的另外差点儿没被冷落忽视成透明人的爷爹孙儿四个男人。

冷老爷子,“……”

冷默风,“……”

冷铮,“……”

冷白,“……”

眼观鼻,鼻观心,默默的对看了一眼,再一次深刻的认识到了自己作为冷家男人的家庭地位。

当年冷小白还七八岁的时候,就为这事儿跟冷奶奶叫过板儿,就像只炸毛的小公鸡,嚷嚷着冷奶奶偏心妈咪。

向来是冷老爷子对俩孙子训话挥拐杖,那天冷奶奶直接一巴掌扣冷小白屁股上了,慈眉善目的老太太脸也变的格外严肃,就说,

“你妈妈不光照顾你们爸爸,还遭了多大得罪生下你哥和你俩小子,最后这一屋子都是你们姓冷的男人。

我当然要最宠着你们妈妈了!”

当时墨暖暖就眼睛红了,原本就亲如母女的婆媳关系越发的好,甚至连墨暖暖亲妈季天妙都有点小吃醋。

而打那之后,冷小白可再不敢在家里耀武扬威小霸王了。

……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