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靖西快速的对着电话道:“去查,盯紧了,别被他们溜掉。”

挂了电话,迟靖西看向风熠宸。

风熠宸这才走进去,很是嫌弃的道:“这警察当的实在窝囊。”

迟靖西被说的瞬间灰溜溜的,说不出话来。

看他不说话,风熠宸话锋一转,道:“什么人伤的小竹?”

“怎么知道的?”迟靖西这才想起来问他。

不应该风熠宸这么快就知道了,还特意跑一趟。

“小竹给我打电话。”风熠宸道:“我知道就过来了,看她的脸,伤的很厉害,这人是谁?”

“汪超。”迟靖西道:“北区开夜总会的那个,之前搞了个小黑工厂,被查封了,夜总会里,搞的那老三样也被查了想,大概没有了来钱的进项,就找了小竹,给我警告。”

“汪超?”风熠宸嗤笑了一声,很是讽刺:“凭他,威胁?”

“威胁我的多了。”迟靖西很是无奈的开口:“我这个身份就是这样,整天跟一群亡命天涯的囚徒打交道,有的还是往这个方向努力奔跑的人,没几个好的。”

“那后悔吗?”风熠宸挑了挑眉:“当警察。”

甜到宅男动心的羞答答小妹

迟靖西拴手抚了抚脸,使劲搓了搓,长出了口气:“以前从来没有过,可这一次,见到小竹这样子,我就瞬间后悔不已。”

他不怕别人对自己怎样,怕的是威胁自己的亲人。

风熠宸点了一支烟,也给了迟靖西一支,两个人一起抽。

他的脸色沉下去:“一个汪超敢这么对。”

迟靖西点点头:“他也是被逼急了。”

风熠宸弹了下烟灰,走到了书桌前,坐下来,“打算怎么办?”

“干他!”迟靖西沉声道。

风熠宸这才稍微笑了笑,眼中都是兴味,良久,他薄唇轻启:“照死里干!”

“对。”迟靖西道:“在法律范围内,不必留情。”

“明天我去会会他。”风熠宸沉声道:“在济北,什么时候轮到他一个混子这么嚣张了。”

迟靖西看看他,“打算怎么办啊?这是我的事情,我自己来就可以。”

“?”风熠宸道:“要是行的话,小竹就不给我打电话了,她叫了我姐夫,想,多没用。”

迟靖西一呆:“她,叫了姐夫?”

这是迟靖西没有想到的,他一直以为小竹不应该这么快接受风熠宸的,至少没有这么痛快,按照小竹的性格,不该如此。

可她今天妥协了,看来,她是不够信任自己。

迟靖西的面目有点黯淡,垂下来眸子,眼中都是无奈,她亲自给风熠宸打电话,这样是在调动一切力量。

他不该这样去想。

“对,小竹叫了我姐夫。”风熠宸很是臭屁的开口道:“行了,也别自怨自艾了,她叫我不是不信,是要我保护好她姐姐和墨墨,怕有人利用她的亲人,报复。”

迟靖西一呆,“她想的比我想的还要周到。”

“以为这世界就是警察了啊?就能想的周到啊?我们这些不是警察的人,就想的不周到了?”风熠宸挑眉反问道。

迟靖西怎么都感觉一股子火药味。

他吸了口气道:“,怎么会这样这么大火气?”

“小姨子被打了,说我脸上就光荣了?”风熠宸反问。

迟靖西再度扁了扁嘴,确实很不光荣。

“但,好像,不只是如此吧?”迟靖西道:“这样子,倒像是欲求不满的。”

风熠宸眉头皱起来,道:“没时间搭理,小竹怎么想的。”

“她本来想要跟我分手,但是后来忽然又改变了主意,没提。”迟靖西道:“我真的对着丫头刮目相看!”

“怎么改了主意?”

“要跟我学功夫,让自己变得强大起来!”迟靖西道:“看,这就是顾好和她妹妹,她们身上有着别的女人没有的睿智和坚毅。”

风熠宸吸了口烟,看看他,没吱声。

“顾好很勇敢,小竹也很勇敢!”迟靖西再度道。

风熠宸点点头。

确实。

顾好她很勇敢。

小竹看起来也不错,很勇敢。

“嘟嘟——”敲门声响了起来。

迟靖西立刻走过去,打开门,看到小竹站在门口。

他一看到她的脸,还是无比的愧疚。

“吃饭吧,好像也没有吃。”小竹开口道,又看向里面的风熠宸,问了句:“姐夫,吃饭了吗?”

风熠宸站起来,道:“吃了,们吃吧,我回去。”

“这就回去?”小竹很是急促的开口:“这么快就走?”

“怎么听这语气好像很不想让我走似得。”风熠宸已经到了门口。

顾小竹立刻道:“我是说,我还没有跟细说啊,得派人保护我姐。”

她权衡了下,迟靖西是警察,可不能调取人员保护姐姐,但是风熠宸财大气粗的,也是私人个体,不需要这么畏手畏脚的。

“这个放心吧。”风熠宸道:“我已经安排了人,汪超那个人,我明天去会会,靖西,我见了汪超,再去会他。”

迟靖西几乎瞬间就明白了风熠宸的意图:“明白了。”

“我走了!”风熠宸往外走去。

小竹有点摸不着头脑,望着风熠宸,还是跟上去:“确定能保护好我姐姐吗?我姐可是没有一点点拳脚功夫的,可千万不能有一点闪失。”

“放心。”风熠宸沉声道。

到大门口,他再度转身,看向小竹道:“受伤的事情我想还是告诉姐一下,要不然,她心里没有防备。”

“我怕她担心。”小竹摇头:“我姐要是看到我这样子,一定很担心,她是宁可自己受伤,也不要我受伤的!”

这姐妹两个,都是一个脾气。

宁可自己受伤受委屈,也不让对方受伤委屈。

风熠宸想了想,还是道:“可是如果姐不知道,将来知道了,会怪我。”

小竹一怔,想了想,道:“那看着办吧,只要我姐放心,不要把我受伤的事情说,就说我被人威胁了下,叫她小心点。”

风熠宸听到小竹这样说,深深地凝视了她一会儿,点点头,道:“好,我看着办。”

Categories:未分类
Tags:1
Published on :Posted on